chapter

24

小张点头,支持他:“你这个劲头,我怀疑你都能在组长退休前取代社长。”

林应准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他忙起工作来就是忘我的的状态,所以特地提前定了好几个闹钟来提醒自己,九点十二分,他照例带上背包前往植物园。

也不知道是不喜欢让别人等她,还是她就是来得比较早,林应准到的时候,她正在门口认真地观察着脚下的路面,虽然林应准不觉得那有什么好观察的。

他刚把车停好下来,没想到就看到两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堵在她面前,嘴里嘀嘀咕咕得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林应准疾步走过去,只听到她在不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

“干嘛呢你们?”

林应准毫不客气地推了一把为首的男人,打算正面硬刚的意思。

男人当然不会忍他,也推推搡搡地往前挤来。林应准抓住一个男人的手腕,反向往后一带一扭,男人立即痛苦地喊出声,他又一脚踹向旁边另一个蓄势待发的男人,跄得男人节节后退,手再一松,两人倒在一起。

意识到打不过,两人立即开始装成受害者的模样,大声嚷嚷着:“你他妈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打人?老子要报警!”

林应准点头,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面不改色,“行,那我帮你们一把。”

比混混两人先做出反应的是沈芷。

她拉住林应准的衣袖,语调慌忙:“不用报警的!没什么的,真的不用报警,我们先走吧,不用再管这些了。”

林应准望着她张皇无措的双眼和涨红的脸,茫然了片刻,把手机收了起来,没再管那两人,和沈芷进植物园去了。

拿出素描纸时,沈芷这才发现林应准的手上有些划伤。他刚刚速度很快,她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受伤了?”她连忙从背包里拿出水和纸巾,“冲一下吧,不然伤口感染了。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是我刚才没注意看路撞到他们俩了,我的错才……”

“你很喜欢道歉吗?”林应准淡淡向她看来。

沈芷一怔,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说什么。

“整件事情你错在哪了?有什么好道歉的?”

沈芷把保温杯放回去,头又低下来,默不作声地拿出素描本。

林应准视线落在她的保温杯上,很普通的款式,没有一点花纹的白色,有些旧,杯底甚至有点掉漆。

他其实早就发现了,她用的东西很旧,都很旧。

他之前想过,她可能就是喜欢这一类比较旧的东西,也猜过她那些东西的牌子,但猜不到,也没见过。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下意识觉得她用的是名牌。

那肯定啊,韩迪多有钱啊,他女儿的生活能磕碜到哪去?即使现在破产了,但怎么说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半晌,沈芷出声了:“对不起……你别生气。”

林应准的心脏不知道为何,莫名被攥了一下般阵痛。

“我不是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你没必要道歉,他们那种人就是社会的渣滓,有什么好道歉的?”

沈芷拇指不断地抠着铅笔,动作很小,但劲却很大。

林应准知道这是她紧张的表现,上次抠手指也是。

“好了,画画吧。”他语气更加缓和。

沈芷如释重负般点了点头。

两人都没再说什么,各自画起画来。沈芷画得比林应准快,但她画完也没有打扰他,只是一直盯着植物看,甚至连把素描本合上的动作都没有。

终于画完,林应准扭了扭脖子,凑近看沈芷的画,再看看自己的。他画的其实也不丑,毕竟有功底在,但跟沈芷的比起来还是差好些意思。

“你学了几年素描?”林应准问。

沈芷抚了抚画页,轻轻将素描本合上,“没有学过。”

这话之前她好像说过,但林应准当时只当她是托辞,并没有当真。

此刻他仍然不太相信:“真的假的?你没学过?看着感觉像是学了有十几年。”

沈芷唇角弯了弯,但动作隐在口罩里,轻声道:“我只有画植物才能看得过去的,画其他的就都不行,可能是因为画久了的原因吧。”

林应准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沈芷拿出相机找角度拍照片,空气再次静默下来。

林应准在一旁看着她的动作,才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带了礼物来给她的,“你待会和我一起去一下停车场,我有个东西送你,还有你的伞。”

沈芷拍好照片,连着摇了好几下头,“不、不用的,真的不用送礼物,我……”

林应准站起来收拾东西,当没听见她的话,“随便你,你不要我就扔了。”

沈芷收拾的动作慢了半拍,一边背包一边追赶着他出去。林应准听见她的脚步声跟上来,勾了勾唇,渐渐放慢了步伐。

东西没什么特别,一个手链,小挂坠里是一点绿绿的草,颜色很好看。

是他之前受邀去一个搞温室种植的投资人那里观赏时,投资人送他的,说一共就五条,给他一条让他拿了去送女朋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熬夜小说【aoyexs.com】第一时间更新《欢迎来到无雨地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