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妖界皇族的独苗苗》转载请注明来源:熬夜小说aoyexs.com

村长这话让琉玥二人不由得愣了愣。

不是慕流光这话说的没有问题啊?

外出历练然后迷路这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吗?

看见两人眼中的迷茫,那村长叹了口气,对着两人主要是琉玥道。

“两位怕是一直在家族生活,才会想出这样一说就会被人拆穿的话。”

“小姐一看就是大家出身,大家小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会这样大咧咧的在外行走,和您在一起的居然既不是兄长也不是夫婿而是个师兄?”

“请恕小老儿实话实说,您二位这话一听就是借口。”

“小老儿也不问二位为何跑到这荒山野岭的,少男少女左不过是互生情愫家族阻拦这点事。”

“我们县里对路引查的不严若是有熟人帮忙也好办,要不我明日就帮二位把路引办下来?”

“只不过我们这小地方地方太小,两位还是尽早离开的好。还有乡野的孩子都过于淘气了,两位贵人不要搭理他们。”

这话让人实在是听不明白,但慕流光反应很快,一口答应了下来,表情还有几分被人戳穿的心虚和尴尬。

再次递出去几粒金银珠子,道:“那就麻烦村长了,请村长将我与、与孟小姐的关系定为表兄妹可好?”

村长这才满意了,一副我想的果然没错,收了东西就离开了。

还是想不明白的琉玥默默盯着慕流光。

慕流光有些尴尬的干咳一声。

“是这样的,我在外游历时有时回去凡人的城池。无法修炼的凡人们其实是有些重男轻女的,因为男子的力气相对更高,而女子力量更弱且需要孕育子嗣精力会被分散。”

“久而久之,男子就掌握了更多的权利。身为既得利益者他们就会默契的降低女子的地位,如此形成循环。”

“只不过凡俗界到底有修者存在,每隔几年凡人间总会有天资出众的孩子被挑选走上仙途。”

“而修士间是只看实力不分男女的,凡人们渴望成为修士的一员自然会被修士的三观影响,所以这种情况虽然有但也没出现太大的影响。”

“而以村长提起修者的态度,恐怕这里根本没有修真之路,或者修行之路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没有修士的影响,女性的地位就这样低了下去,已经到了以不出门来证明女子身份高贵的地步。”

慕流光说着叹了口气,光是这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能看出女子被限制到了何种地步。

会不会一辈子都被关在所谓的二门里,连见外人一面都会受到指责。

琉玥也沉默下来,身为女子的一员,她对这种悲哀感同身受。

其实琉玥不知道慕流光对于村长说的话其实已经隐藏一部分了。

那村长是当他们二人是私奔出来的“不规矩”男女,觉得他们呆在这里会坏了村子的风气,教坏村里的小孩。

偏又想从他们手里拿到钱,这才很痛快的说自己有门路给他们办路引,听这意思应该就是这里的身份证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