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引》转载请注明来源:熬夜小说aoyexs.com

“真不上?”

女孩神情倔强,“不上。”

“行。”

沈知序懒洋洋地点头,从副座拎了件羽绒服伸出车窗。

男人腕骨冷白清瘦,单手朝沈念递去。

“羽绒服穿着。”

沈念下意识接了过来,反应过来后将羽绒服往地上重重一扔。

“沈知序,你混蛋。”

轻慢的羽绒落在地上悄无声息。

沈念却好像听见什么破碎的声音。

她蹲下身子,脑袋埋进膝盖。

引擎声渐渐消失,手脚在低温下正在慢慢丧失知觉。

好像穿过漫长的光阴。

又仿佛只是一瞬。

女孩蹲在地上,孤单零落,好像下一秒就要碎掉了。

几秒后,一道挺拔的身影在她面前停下,半无奈半纵容的姿态。

“听到我和父亲的谈话了?”

沈知序淡哂着捡起一旁的羽绒服,单手拍掉上面尘土,俯身。

香水味清冽。

面前人的存在感愈加强烈,是谁仿佛不言而喻。

沈念抬头,头发散乱,入目是沈知序清冷的眼。

她一把挥开沈知序为她披羽绒服的手,眼角泛红,“别碰我,坏蛋。”

“嘶。”沈知序眉头轻蹙,起身,缓缓活动左边肩膀。

他无奈地看着她,“叫自己哥哥大名,还一口一个混蛋,念念,你还是第一个。”

沈念很快察觉到异样,她看着沈知序有些僵硬的左臂。

结结巴巴开口,“你...你怎么了?”

“没什么大碍。”

沈知序漫不经心地抬起另一只手,落在她头顶上方,轻轻揉了下,“真是个小祖宗,所以到底还上不上学了?”

...

车子很快驶出沈家庄园,稳稳行驶在宽阔马路上。

沈知序手臂撑在方向盘上,单手操作也不影响他开车,沉稳从容的姿态。

沈念看不见沈知序受伤的那只手,脑海闪过从门缝中飞出的砚台。

原来那一晚,他在书房里,给她挡了大半的力。

“二哥,父亲好凶。”

心间各种情绪翻涌,如嘈杂的浪。

沈念扁扁嘴,话里已经带出哭腔,眼睛红红的,显得可怜兮兮。

“这就害怕了?你还不了解父亲,”

沈知序一哂,一边专注路况,一边好笑地安抚沈念,“雷声大雨点小罢了,落在身上不痛不痒的。”

“哦,”沈念抹掉眼尾沁出的泪珠,慢吞吞道,“那你刚才喊什么疼。”

“...那又是怪谁?”

正好经过一个红绿灯,沈知序缓缓踩下刹车。

侧眸问她,“都听到了?”

“二哥,”沈念眼睛红红,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你肩膀有流血吗,还疼吗。”

沈知序转头,对上女孩通红的眼。

“得,还挺关心我的,”男人冷峻的眉松散几分,语带调侃,“也算没白挨这一下。”

沈念不忿,“你挨爸爸打,和我有什么关系。”

“还不是你不听父亲的安排,”刚哭过,沈念说话瓮声瓮气的,“还学着那些坏孩子纹身。”

“呵,坏孩子,你倒是管起你哥来了,”

沈知序扯扯唇,半晌,意味深长的一句,“有没有关系的吧,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才最开心。”

沈念似懂非懂,仍想刨根问底,“二哥,所以那晚父亲到底为什么这样对你,是他逼你和许家大女儿联姻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