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是因为厝内博刚刚死亡,石兰今日装扮的极其素雅,一身芡实白衣裙,鬓边簪一朵白山茶,比之昨日的娇艳华贵,又是另一种韵味。她侧身坐在一边看着厝内濯读书识字,眉眼柔顺温和,眼神中闪烁着母性的光辉。

清宁看着眼前的赏心悦目之景,不由得感叹流传下来的老话果然有几分道理,女要俏,一身孝,原本就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此刻更是我见犹怜。

石兰察觉到清宁的到来,起身迎上前。

清宁说:“冒昧打扰夫人,只是我有些疑惑之处百思不得其解,特来向夫人请教。”

石兰谦虚道:“仙子言重了,妾身不敢当,仙子请。”她招呼清宁进屋,嘱咐厝内濯自己用功,又吩咐侍女上茶。

清宁在一旁细细打量着她的举止,目光久久停留在她的衣裙上,直到侍女全部告退,才开口问:“夫人可知道骸阵?”

“妾身不知。”

“你认识服丧人吗?”

“不认识,只是方圆仙子昨日告诉妾身,就是他杀了外子。”

“你知道厝内博用童男童女作祭品之事吗?”

“妾身不知。”

“你知道万千山被徐怀远和万钱联手毒死了吗?”

“妾身不知。”

“万钱逃去哪儿了?夫人你不要继续回答我‘妾身不知’。”清宁询问的节奏越来越快,她紧紧盯着石兰的眼睛,“......换一个别的说法。”

石兰眨巴一下眼睛,揣度着说“也许......他是躲进哪里的深山里去了?南境十万大山,山高林密,他随意找座山扎进去,野果野菜充饥果腹,谁能找的到他呢。”

“呵,十万大山......山高林密......”清宁突然短促地笑了一声,一字一顿地重复石兰的话。

她懒洋洋向后一靠,双手搭在扶手上,目光如电,直逼向石兰,“只要我想,别说是一个大活人,这十万大山里的一只蚂蚁也别想躲过我的灵识。”

这明明是个极懒散的姿势,却流露出久居上位的气势,漫不经心中蕴含的是强势压迫:“夫人,你一定要让我把话说明白吗?”

石兰掏出手帕按了按额角,面色惶恐不安,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仙子,妾身愚昧,实在是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她美丽的眼睛迅速盈满了水光,泫然欲泣,目光自下而上仰视着清宁,娇怯又卑微。

石兰又眨了一下眼睛,泪珠沾在卷翘的睫毛上,欲坠不坠,惹人怜惜。

她身边的桌案上摆着一盆盛放的姚黄,许是侍女刚洒过水,柔嫩的花瓣托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

清宁看着这一幕,一时间只想到人比花娇四个字。

多么美丽啊......

只是,美丽却没有自保的能力,就只能将美丽本身化作可以利用的武器,可悲又可叹......

清宁又想起楮虚子说只是因为厝内博放出去的一句话,石兰第二天就被人送到了他面前。

她沉默了一会儿,悄然收起外放的气势,话锋一转,“你和厝内博成亲是自愿的吗?”

石兰被这问题打的措手不及,脸上错愕了一瞬。

——真的只是一瞬,若不是清宁牢牢盯着她的脸,也许就会将这错愕忽略过去,因为下一个瞬间那张芙蓉面上已经是一副女儿家的羞怯表情。

石兰捻起手帕,挡在嘴角,柔声说:“夫君位高权重,能看上妾身的容颜,是妾身三生有幸。”

清宁:“......”

她点点头,“懂了,厝内博觊觎你的美色,以族长的权势逼迫你。”

石兰:“......”

石兰:“仙子切不可胡说,自我入府,夫君待我极好,我们还育有一麟儿,仙子您刚刚也见过了。其实我们此前还有一个女儿,只是身体不好,没能养大。”

清宁:“所以他还强迫你给他生儿子,甚至对长女都不上心,以致于女儿早早夭折。”

石兰不说话了,头压得极低,看不清表情。

清宁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然后张开手掌,拇指与中指撑住眉骨,保持这个姿势将大半张脸藏在手下的阴影中,沉声问:“万钱已经被你灭口了?”

石兰垂着头不说话。

屋内一时间安静极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熬夜小说【aoyexs.com】第一时间更新《天问》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