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忍足把弹回来的网球握在掌心,转身去看定在旁边不走的竹取池奈。

要说竹取也不是故意跟着过来的,她就是来这洗个手,刚巧碰到了在热身的忍足侑士。

“景吾和你说了吧,切原打暴力网球的事。”不过来都来了,有些话就顺道一起说了好了。

景吾?忍足的关注点在竹取的前半句话上,虽然有些事他没亲身经历过,但好歹他也是阅览过无数影片和小说,该懂得自然都懂了。

“你和迹部....在一起了?”忍足的表情一言难尽,他那天都把话和迹部说的那么直白了,就硬是没让他产生一点怀疑?

“唔,在一起了。”竹取得意又幸福地点点头,转而寒起眼神,“我警告你啊,别再去景吾面前挑拨我们的关系。”

“我没兴趣和你们演狗血电视剧。”神经病,忍足扭头再次直面墙壁把球挥出去。

想想也就是都大赛刚结束那段时间,迹部还警告他什么在全国大赛结束之前不准搞那些有的没的,结果还没等他这个被说的有所行动,说这话的人反倒先违反了规则。

虽然他管不着人家的感情事,但不妨碍他吐槽大少爷的恋爱脑。

“我还没说完呢。”

什么态度!竹取眼白快翻到天上,要不是为了冰帝的全国大赛优胜,她才不会管忍足死活。

“对付切原这种人就要以牙还牙,尤其切原赤也还是个心态不稳的,你要是想少受点皮外伤的话,他打你哪儿你就打他哪儿。”

忍足把球拍横过来让网球在拍面上滚动,若有所思,“竹取经理对暴力网球倒是颇有研究。”

对赤也的性格也十分了解,柳在另一边的拐角处默默补充,对比忍足,他们的单打三还是太被动了。

双打已经输了一场,如果把比赛拖到单打一,他们肯定会错过幸村的手术。

打定主意的柳转身走回了比赛场地,赤也打球情绪化的特点,可以是劣势,也可以是优势。

“我不会这么做。”忍足拒绝了竹取的建议。

哈?竹取难以置信,“你别告诉我是因为没有用的善良心发作了!”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不要再对我如何打球指手画脚。”忍足突然叛逆心上头,即使竹取这一次说的有理,但他还是有不采纳的权利。

“活该你受伤!”竹取气得直跺脚,“你爱听不听,最好别连累到冰帝的全国大赛!”

“我也奉劝你一句,少做越俎代庖的事。”话不投机半句都嫌多,都怪迹部,给她权力放的都没边了。

关东大赛决赛,单打三,开始。

“这次,我会在十五分钟内结束比赛。”莲二前辈的话翻江倒海地冲击着切原的大脑,绝对不能让幸村部长一个人孤零零地进手术室!

“呀嘞,你可以试试看。”忍足欣然接下赌约,并且还不嫌事大的加上了自己的筹码,“十五分钟,我会让你连第一局都无法过去。”

冷漠的深紫色对上弑杀的墨绿色,战意从球场中间荡漾开来。

“puri,柳,你给小赤也灌输了什么?”仁王瞧向早早就进了红眼模式的后辈,“这可还没开比呢。”

“没什么。”他只是和赤也说别忘了在病床上等喜讯的幸村,柳摇了摇头,不欲多说。

外旋发球?忍足盯着切原的起手式,不,不一样。

他迅速抬起球拍挡在脸前,竹取给的那张纸浮上眼前,叫什么来着?不规则发球?

“15-0。”

“你以为只有你留了一手吗?”切原猖狂大笑,“等着被摧毁吧!”

用脚尖把球踢出界外,忍足对上对面那双猩红双目,年纪轻轻的血压就这么高,难怪易怒易爆。

“那你留的这一手也太简单了。”忍足轻松笑了笑,和亚久津的发球差不多嘛,要是切原只有这个水平的话,这场单打三完全不足为惧啊。

呵,小瞧人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啊!

看出忍足心里所想,切原打出了一个短球,这种人,就应该受些教训才是!

“忍足上网了!”在场外跟进记录赛况的芝惊呼一声,“切原要打出暴力网球吗?”

瞄准对手右手腕的切原狠狠挥出一球,我要让你再也拿不起球拍!

“15-15。”

什么?他不可思议地转头去看自己身后,那种刁钻的角度和极近的距离,忍足怎么可能接得住还能顺利回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熬夜小说【aoyexs.com】第一时间更新《【网王】忍足侑士在立海大》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