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勒的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熬夜小说aoye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18章

凌霄儿对危险有时候有一种直觉,又想起一月前卫宛的惩罚,慌慌张张丢下手里的梅枝,低头跑到卫宛身后。

淮北侯谢鼎九长相阴柔,面色苍白,一双狭长眸子阴沉,其女谢常安与她有五分相像。

谢鼎九开口,声音倒还算柔和:“卫大人客气。”

卫宛颔首,不疾不徐道:“今日来赏梅,没想到卫某竟能遇到淮北侯。”

谢鼎九轻笑一声后,看向卫宛身后的凌霄儿,语气玩味:“小玩意儿,抬起头来。”

闻言,凌霄儿害怕地扯住卫宛的袖子,他不想抬头,但想到卫宛在马车上说此人手握重兵,再不情愿,也只得抬起头。

谢鼎九目光落在他的脸上,眸中闪过一丝惊艳:“你叫什么?”

她常年身居高位,瞧人时总带着威压,凌霄儿被她瞧得后背发紧,身体害怕地一抖,躲到卫宛身后,不敢看她,小声回答:

“凌霄儿。”

谢鼎九轻笑,没再说什么,又对卫宛道:“卫大人,本侯还有其他要事处理,便不打搅卫大人了。”

说罢,扫了一眼凌霄儿才离开。

凌霄儿可太熟悉女子这样的目光了,他立即挽住卫宛的手,垂下眼尾胆怯地说:“家主,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来了,你别生气。”

卫宛移开视线,轻轻捏了捏凌霄儿脸颊上的软肉,柔声道:“无事,玩了一路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见卫宛并未生气,凌霄儿松了一口气,又开心地握住卫宛的手,弯起眸子笑眯眯道:“好,家主牵着我。”

卫宛垂眸注视两人相握的手,没说什么,面色如常牵着凌霄儿离开。

当晚,凌霄儿与卫宛宿在寒山寺,晚上入睡的时候,他故意在卫宛身上蹭来蹭去,软着声音道:“家主,你都多久没碰我了。”

卫宛神色莫名地轻笑出声,将他压在身下玩弄,直到他快昏迷过去才放开他。

凌霄儿捂着酸胀的小腹,沉沉睡在卫宛怀里,入睡前暗自祈祷自己这次能怀上宝宝。

卫宛等凌霄儿睡下后,神情淡漠从床上起身,推开房门,身形隐入夜色。

*

淮北侯似笑非笑瞧着卫宛,落下一枚黑子:“卫大人今夜来与本侯对弈,是觉得本侯有胜算?”

卫宛随意落下一枚白子,神情温和:“自然,如今凤城风云莫测,卫某身后还有一大家子要养,自然要早做打算。”

淮北侯靠在榻上,动作闲散,气势却迫人:“卫大人不如说说,本侯选你的理由,以及你选本侯的原因。”

卫宛抬眸看她,并不怕她的威压,不疾不徐道:“卫某选您的原因不外乎两点,第一点便是看好您,第二点便是知道您也看好卫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