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糖》转载请注明来源:熬夜小说aoyexs.com

盐加糖(16)

乍一听到小朋友那句响亮的“小叔公”,顾千俞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毕竟人在忙得头昏脑涨之际,是很容易出现幻听的。

她猛然回头,几乎只是抬眸的一瞬,视线范围内毫无征兆地闯入一辆嚣张的库里南,昏黄路灯斑驳洒在车身上,莹莹发亮。

王家馄饨店最不缺的就是豪车,别说大奔宝马,就是豪横的劳斯莱斯和法拉利顾千俞都见过。

不过她这辈子也就和这一辆库里南打过交道,除了章秋白,不会有别人。

章秋白怎么来了?

他来干什么?

总不至于是来吃馄饨的吧?

一时间诸多疑问在脑子里盘旋,她寻不到答案。

男人坐在车里,也不着急下车。隔着一段距离,夜里光线又昏暗,顾千俞看不到车里的人。

不过王思乐小朋友奶声奶气的声音她倒是听得很真切。

“姑姑,你快点过来,小叔公来了!”

小家伙生怕顾千俞没听到,又热情地复述了一遍。

他的嗓音里流露出浓浓的兴奋感,手舞足蹈。

这孩子早慧,人小鬼大,也不粘人,碰到相熟的长辈顶多平淡地打声招呼。倒是极少见到他对哪个大人这么热情。

顾千俞都要对章秋白另眼相待了。乐乐就见了他一面,小家伙就被他拿下了。难道这就是霸总的魅力,老少通吃?

她很无奈,很想装没听到,然后跑上楼躲起来。说实话,她一点都不想和章秋白打交道。只要一见到他,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两年前的那段露水情缘。

鉴于他和章继的关系,那段露水情缘就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雷。虽然她绝口不提,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他似乎早已将她忘记了。可她还是很怕面对他,怕和他接触多了,他就会想起她的身份。

异国他乡,和一个陌生男人春宵一度。这本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男欢女爱,你情我愿的事情,谁都没法指摘她。尴尬就尴尬在他是章继的小叔。

而且他前脚刚走,她后脚就把他微信给删掉了。这多少有点像是渣女行径。

墨菲定律告诉我们,怕什么来什么。她越怕见章秋白,这人就越是要出现在她面前。且越来越频繁,拦都拦不住。

眼下这种局面,顾千俞当然不可能擅自走掉。

她站在原地僵持数秒,顶着乐乐兴奋的眼神,不情不愿地走到车旁,隔着车窗喊人:“小叔,您怎么来了?”

看看,又是这样恭敬的姿态,讨巧的笑容!

可惜眉宇间却不经意流露出一丝烦躁和无奈。

很显然,她并不想见到他。

章秋白本不想来见她,鬼使神差来到枝白路,车子停在馄饨店外,他打算待一会儿就走。没想到被乐乐发现了。这孩子的眼神不知道多好使。

他现在马上就走也说得过去。然而当他捕捉到女孩眉宇间的这丝烦躁和无奈时,他突然就不想走了。

人哪能事事如意,他偏不顺她意。

她不想见他,他还非得在她面前杵着。

他就和她杠上了。

男人推开车门下车,双肩淌满灯火,脚上皮鞋锃亮。

他的语气无比熟稔自然,“肚子饿了,过来吃份馄饨。”

顾千俞:“……”

眼瞅着她又要皱眉,他戏谑道:“怎么,连碗馄饨都不招待了?”

顾千俞:“……”

顾千俞很肯定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他哪里是来吃馄饨的,他分明就是来找茬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