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熬夜小说】地址:aoyexs.com

无上灵气旋流成望不到边际的通道,空间气息愈发浓厚,沈放舟只觉头昏目眩,堪比上辈子在游乐场被老母亲拽着玩超长超高过山车。

传送石完全碎裂,深红色的碎屑顺着沈放舟的指缝飘扬,在这里时间的感知都彻底混乱,也许只过了一炷香也许过了一天。沈放舟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下一秒,身体就狠狠地摔在了木头地板上。

“咚——”

沈放舟眼泪差点没砸出来,猝不及防之下她甚至连灵力都来不及调用——传送石这东西能不能给个精准落标点啊!

揉揉脑袋艰难起身,沈放舟干脆盘膝而坐,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便是另一枚碎成粉屑的传送石,这叫她稍稍放下心来,能确定自己和门主已经离开了魔界。

眼下自己正处在一间颇为宽敞的寝室中,正中央木床宽大,角落里檀香袅袅,装潢布置简洁干净,沈放舟越看越满意越看越熟悉越看......

等等,这不是她在剑阁的家吗!

还没等茫然的沈放舟回神,一只手先扯住她肩膀,以温和却不可抗拒的力度将沈放舟从地上拉了起来。

谢归晚微笑:“舟舟,我们来算算账。”

沈放舟嘶了一声冷汗直流,大脑飞速运转,预备编出几个理由,还没等人开口,屋外却响起略急的敲门声。

边映雪一向古井不波的脸上显出难得的担忧,她只能听见屋子里略有些嘈杂的动静:

“舟舟?门主?是你们回来了么?”

沈放舟眼神一亮,望着窗外若隐若现的身影感动不已,立刻扯着嗓子回复救苦救难的师姐:“是是是!”

深知门主吃软不吃硬的品性,沈放舟马上转头和谢归晚对视,脸上浮现出稍有些讨好的笑意:“门主你看,我师姐已经在屋外等咱们了,要不算账的事情.....留到下回说?”

眼前人笑吟吟地望来,丝毫没有意识到在魔界中“垫后”是个多么危险的举动。对上她那双琥珀色的湛然双眸,谢归晚一时千言万语都止在唇边,实在是说不出些旁的。

只得叹口气:“罢了,拿你没有办法。”

沈放舟死里逃生长呼一口气,立刻马不停蹄地去开门迎接“救命使者”。

沉木大门吱呀一声缓开,师妹一如既往地探头问好。见沈放舟与谢归晚两人虽有些疲惫,但身上衣衫整洁不似有伤,边映雪这才放心,赶快推门而入。

“太危险了。”

边映雪率先皱眉摇头,实在是不想下次再心惊胆战地等着师妹和门主:“你们两人的行迹已经传到了仙盟,一个筑基一个符师,你们是怎么敢一路闯到妖都去的?!倘若其中有一点偏差,说不定掌门就要去收尸了!”

沈放舟干咳几声先把门主摘出去:“师姐你先听我胡编不是,听我解释!都是我的主意啦师姐,况且我已经突破金丹,这不是觉得去都去了,不进魔宫里转一圈太亏嘛。”

边映雪勃然大怒:“什么?还去了魔宫???”

沈放舟:“呃——”

谢归晚好整以暇地望着慌张的沈放舟,丝毫没有要帮人说话的意思,只视线同边映雪交错一瞬,下一秒,两人便默契地别过眼去。

谢归晚借住剑阁三年,因着性格极少同其他弟子接触,相识的不过是沈放舟与边映雪这对师姐妹。

她和边映雪也并无矛盾,同他人相比甚至算得上关系不错。只不过两人相处时中间总有一个沈放舟,一来二去,剑阁门中便似乎只有边映雪隐约知晓她对舟舟的意图。

唉,照霜剑主已经算仙界出名的以道为伴之人,可就算边映雪如何迟钝,也能照见她对沈放舟的不同,可某个剑修,怎地就不清楚呢?

谢归晚无奈地摇摇头,此时沈放舟已然应付不来师姐的责问,马上调转话题试图逃过一劫:

“差点忘了!师姐,你怎么会这么快回到剑阁?徽州关此刻还好?宁如月——喔对,师姐你认得一个叫唐星的武修么?”

沈放舟语速稍快,一连串说完竟觉心头分外燥热,好似有火烧一般。

难道是屋里太热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