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熬夜小说】地址:aoyexs.com

许太傅连着两日求见陛下都被太后阻拦,只说陛下忧心西北战事与景王安危,病了!

雍国公布置着如何带叶阮进宗人府探视的时候,叶阮又去了一趟许府,与许太傅见了一面。

直到三日后,雍国公那边才终于传来了消息。

让叶阮与长意乔装成雍国公的随从,随他进宗人府大牢。

雍国公说只有一刻钟的时间,让她速战速决。

叶阮见到关押在一起的舅舅与几位表哥后,立即双眼通红,手心紧紧的攥在一起,几乎要沁出血来。

不过几日,几人身上的衣裳都已经残破,染上了已然干涸的鲜血,云青更是躺在角落,靠着云麒,身子都坐不直。

见到叶阮前来,云绍与云戈心中都是一震,云绍忙紧张的站起来看向四周。

“阮儿,你怎么进来的!”

“这里危险!”

叶阮将眼中的泪憋回去,快速的说道。

“舅舅别急,是雍国公带我进来的,外面他都打点好了!”

“但是我只有一刻钟的时间,我们长话短说。”

叶阮说着快步走到云青身前替他把了把脉,将长意身上背着的包袱取下来,拿出一个药瓶取一粒药丸给云青服下。

而后将手中的包裹递给云戈。

“表哥,这里面都是上好的伤药、止痛药以及护心丹,上面都有写着用法,请表哥将它藏好!”

云戈看着叶阮通红的眼睛,以及即便强作冷静,却依旧有些颤抖的声音,伸出一双沾满血污的手将包袱接了过来。

“好!表妹,母亲他们如何了?”

语落,云绍与云青、云麒的目光都紧盯着叶阮。

陡然入狱,他们最担心的还是府中的女眷,甚至有些庆幸早些让云老夫人回了老家,否则她上了年纪,如何能受得了这番变故。

“舅舅与表哥们放心,许太傅已经让许姐姐带着先帝所赐的御剑与陛下的赐婚圣旨嫁入了云府,舅母与嫂嫂暂时都很安全!”

“舅舅,你快与阮儿说一说面见父皇时的情况,缉拿舅舅的圣旨

,当真是陛下亲口所述?”

云绍听到许子衿嫁入了云府,也有些讶异,不过眼下情况紧急,他知道一刻钟的时间定是阮儿冒着极大的风险争取来的,因此只快速的看了一眼云戈后,便开口道。

“不错!的确是陛下亲口所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重生,许你一世倾欢》转载请注明来源:熬夜小说aoye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