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而这边,跟匆忙离开的临春河擦肩而过的秋锦悠刚来,就听到这么一声,脸上的表情差点没控制住。

闻雀这是又在感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临春河到底是听到了什么,慌乱成这样?

只可惜她晚来一步,没听到最关键的信息。

“啾啾?”

“诶,师姐!”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闻雀一声亲昵还带着撒娇味道的开心呼唤,这让秋锦悠倍感亲切。

“春河这是怎么了?我听人说他刚回来就兴冲冲来找你,刚刚怎么跑那么快?”

“我也不知道呀!”闻雀无奈摊手,“确实是高高兴兴地跑回来,还要跟我分享他从家里带回来的糕点,结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带着糕点跑走了,话都没跟我说清楚,只说还有事没处理完,我什么都还没来得及问呢!”

闻雀瘪着嘴,小脸委屈巴巴的,但心里的声音那可叫嚣。

【诶嘿小师弟这人也真是的,我本来还打算仔细看看那些糕点是不是真过期了,然后当面提醒他一下,免得这傻孩子还被他那小青梅继续当猴耍,遛了这么多年的备胎,都要结婚了都不放过,还想榨干小师弟身上最后的价值。】

【毕竟小师弟可是一位出色的医修,在丹道上极有天赋,今后前途不可限量,有这么个死心塌地的备胎,小青梅今后那可不就是青云直上?】

秋锦悠:嗯???

什么小青梅,什么结婚,什么备胎?

她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闻雀瞬间透露的信息太狂放,给秋锦悠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冷静下来想,她也就明白了闻雀的意思,只能在心底感叹,师门到底撞了什么邪,遇上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也不怪闻雀老是念叨这冤种师门,确实上上下下都是冤种啊!

想到自己遭遇的一切,秋锦悠心念就是一动,再低头看自己的手指,白皙又干净,在不久之前,才染过某个人的血,不由得一笑。

说什么无情道心,结果血一样是腥热的。

“哎呀师姐咱们别管那个傻小子了,那么大个人了,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闻雀捧着手望着秋锦悠,瞬间就把临春河扔到了脑后,“师姐可真厉害呀,这就金丹了!这次回来是不是要办一场,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呀!”

【不仅是庆祝顺利结丹,更要庆祝二师姐摆脱渣男!】

【嗯……应该是摆脱了吧?】

【那一剑捅出去,那可是真真的,除非渣男再杀回来,那可不是杀妻证道,到时候咱们大可以直接杀上去!】

【咦惹!我这是被小师叔传染了?这么杀气腾腾的事完全不适合我!】

秋锦悠:噗嗤。

“师姐你觉得怎么样呀!该不该招待我吃顿好的呀!”

闻雀挂在秋锦悠身上,恨不得把自己变成挂件的模样彻底逗乐了秋锦悠。

“该!当然该!”

要不是闻雀的心声横空出世,她恐怕很难幸免。因为在这之前,她是真的,从未怀疑过蓝夜舟,唔,那个渣男,也很用心想要维护这段情感,好家伙,结果用情感的只有她一人,对方直接拿她当冤大头。

用她的命来证道不说,还要用她的血来祭剑,简直合理利用到极点。

啊,这会儿回想一下,秋锦悠就觉得那一剑捅得太轻了。

想到这里,秋锦悠话锋一转:“最近这段时间不在,师妹的课业如何了?”说着,手已经搭上了闻雀的手腕。

闻雀:!!!

【怎么突然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关心我的课业关心我的修为!】

【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大家突然都喜欢上了给咸鱼翻身?】

【有问过咸鱼是怎么想的嘛!】

“师姐!我的亲师姐!真不用了!”闻雀连连拒绝,“我天赋和灵根就这样,灵台算不上破破烂烂但也走的极简风,没什么太大的指望,说实话就我这水准,十多年修炼到炼气九层我都觉得我是赚翻了,人生最大的追求能在三十岁筑基那就已经是巅峰了!师姐,真不用,放心,我真没这方面的需求!”

闻雀就差没举手发誓自己说的都是真话了。

听着闻雀这么一番情真意切的剖白,差点就信了的秋锦悠无动于衷。

放心布下一点的秋锦悠难得无视闻雀的要求,于修炼上那是真的温柔着透着严厉,不容闻雀摆烂一点。

这时候闻雀就不得不怀疑,她的生态环境到底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潇洒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天天都有秋锦悠亲自跑过来盯着她修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熬夜小说【aoyexs.com】第一时间更新《冤种师门,无所不能》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