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来自*的邮件。〗

自从放假之后就在家里宅着的水怜顿了顿,慢慢坐起身,这个邮件是来自某网站的邮件,这么说,是来任务了?[1]

自从上次莫名被一个人警告了之后,水怜弱雪怕被查出来身份,而且还有海原祭等活动。他已经几个月没登一次了。

委托人是一位……嗯,财阀。

委托的内容是自己的孩子在母亲去世后突然变的奇怪,最后实在没办法找了咒术师。

地址也写在了邮件上,在东京。

账户内的钱也渐渐见底,打网球不管怎么说也是费钱的,毕竟是贵族运动嘛。

……

水怜弱雪顿默。

出来的是这位财阀家中的男主人,和他的管家。

赤司征臣本来不想请咒术师的。

因为有些咒术师性格不太好,之前由于一些原因请过一位,尽管业务能力在线却对普通人意外的藐视。

这次请咒术师,是因为他的儿子出现了问题,不,倒不如说是整个赤司宅出现了问题。在诗织去世后的几天,他和征十郎,突然梦见了她。

本该死去的妻子带着浓烈的恨意重返别墅,看不清脸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却模仿着诗织的一举一动。

赤司征臣并不害怕,他更多的是愤怒。

诗织在去世前饱受病痛的折磨,死后却又被带出来。他相信,征十郎也是痛苦的。

但当他发现这次的咒术师也才是个国中生的时候。

“啊呀……这位就是委托人赤司先生吧。”看着面前两位高大的成年人,水怜选择了另一位身穿便服的人。

跟旁边那位相比,很明显这位才是赤司先生吧?

“少爷还在上课,您请进。”

旁边的管家开口,水怜弱雪在走进大门的时候往二楼看了一眼,奇怪……那里好像有些奇怪。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奢靡的别墅。

水怜想。

赤司家的少爷也被带到了他的面前。

“这位就是……赤司君吧?”老实说,这么称呼感觉好怪啊。

邮件上写的是在母亲去世后突然变了性情,别墅里的佣人们在女主人去世莫名做了同一个梦。

赤司征十郎的身上有着咒灵,很奇怪的咒灵,并不是所谓母亲的爱所形成的咒灵,而是一个仿佛被重组了一样……水怜弱雪抬头,倒不如说,这个别墅里的所有人的肩膀上也都有着这个咒灵。

这个别墅是被诅咒了吗?

虽然明显不是,但是水怜还是想吐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熬夜小说【aoyexs.com】第一时间更新《咒术师如何带领网球部?》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