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发现了。

看见月球模型的瞬间,库洛洛立刻明白了。不应该删掉那首歌,应该把那件衣服扔到海里泡过,自己真蠢。

把月球模型拿出来后,未寻等了一会儿,又问:“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这是她第四次问同样的问题,也是最后一次。如果这一次库洛洛还是没话说的话,她也就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了。

问完最后一遍后,未寻不再说话,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等着。

库洛洛看着那个月球模型,许多个夜晚,他都曾经在飞艇里看过这个模型,一遍遍打磨着。在巴士车和贝壳船上,他也一次次把它拿出来看。他有很多很多话想说,那些话,跟着那首被删掉的歌一起被删除了。

他看着月球模型,一言不发,很久之后才开口:“我没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回答,未寻什么都没说,把月球模型收回去,打开飞艇的舱门,准备走出去。

门一开,夜风就从舱外刮进来,吹得待在温室里很久的未寻抖了一下。库洛洛立刻站到她面前挡住风,把舱门关上,拿起她的斗篷披到她身上。

未寻什么都没说,又打开舱门,走了出去。还算明亮的月光照到深谷里,在很有限的区域投下一小片月光。库洛洛也跟着走了出去。

深谷里空空荡荡,窝金和派克诺妲的坟已经被迁走了。堆在深谷里的乱石杂草也早就被弄平整了,库洛洛把山谷里的地都弄得很平整,还在深谷里装了灯。即便是晚上,走在深谷里,不会被乱石杂草妨碍,也不会看不清周围的景物。

走出飞艇后,未寻朝库洛洛挥了挥手,准备离开这里。从前很多次,她都是这样向库洛洛告别的,只是这一次,她没有说晚安。

挥完手后,她就用了空间转移能力,把自己转移到荒岛上的住处去。看着她使用空间转移能力时,库洛洛忽然伸手过来抓她的手,那动作快得出奇,快到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使用单人的空间转移能力的时候伸手过来,相当于自动把身体接触到的那一部分送过来转移走。接触的是手,手就会被转移走。接触到的是脚,脚就会被转移走。这是幸运的情况下,如果不太幸运的话,身体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二会被转移走,和被活生生撕裂没什么区别。

未寻以前说过很多次,空间转移能力的风险是很大的,使用的时候很可能会出现身体四分五裂的情况,所以她一般不怎么大量转移生物,她用起来并不是很有把握。她自己单独用起来没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她对自己使用的精度很高,很少出现差池,并不是说她在危言耸听。就像骑车,自己骑和载人,是不同的难度。

库洛洛伸手过来的瞬间,未寻立刻终止了空间转移。然而还是慢了一步,库洛洛的手已经伸了过来。空间转移终止的时候,他伸过来的那只手已经被切开了大半,伤口深可见骨,大量的血液瞬间迸了出来。

未寻立刻使用带有粘性的“气”粘住了伤口,止住了外流的血。她取出一包针,一连扎了几十针,止血、止痛。整个过程,那只伸过来的手一直抓着她,没有放过。伤口流出来的血溅到她身上,没有染到外面可以防水的斗篷,却染红了一大片她里面穿的衣服,脸上也溅了不少。

初步处理了伤口后,未寻把两人转移到飞艇里,拿起平板要联系小z。本来这种情况找玛琪是最好的,能很快就处理好。只是现在他们旅团成员之间还有解不开的心结,库洛洛不会想要见玛琪。所以,未寻就联系小z,它对外伤也很有经验,库洛洛之前的各种伤都是它处理的。

见未寻要联系小z,库洛洛又用另一只手拉住她,说:“不找小z。”

听到这话,未寻放下平板,转移来药箱。又做了一些处理后,她开始给他缝合伤口。她并不是很常做这种事情,之前缝合过的大都是尸体。不过库洛洛伤的只是手,对他来说这种伤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便不缝,过段时间也就自己愈合了。

见她在为自己缝合伤口,库洛洛不由笑了,笑得很开心,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

看到她脸上的血,他脸上的笑又不见了,他拿起手帕来,小心翼翼地擦掉那些血。擦掉她脸上的血后,他又想擦掉她衣服上的血,可惜那些血都染红了衣服,根本擦不掉。擦来擦去,衣服上还是红成一片,像一朵朵血色花朵,开在了白色的布料上。

怎么都擦不掉那些红色,库洛洛不由说:“抱歉,擦不掉了。”

未寻没接话,她一针针把伤口缝起来。见她不说话,库洛洛也没再说话了。他看着她,一直看着,眼也不眨,仿佛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看了很久,伤口已经缝完了,她开始给他包纱布。等纱布包完,她就把刚刚处理伤口用过的东西,直接转移到医疗垃圾回收站里去了。医疗垃圾回收站是流星街的,在菲蒂尔的医生的指导和建议下配备的。

弄完这些,未寻看向库洛洛一直抓着她的手。见她看着那只手,库洛洛不由松开了手。等他松了手,未寻站起来,又向飞艇外走去。

“你不想见我?”

看着她的背影,库洛洛问出了这句话。

未寻没回头,背对着他点头。

“是现在不想,还是以后都不想了?”

没有动作,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停顿了一会儿,继续向外走。

库洛洛不再说话,看着她走出了飞艇,就那么盯着空荡荡的舱门,一直不肯移开视线。没过多久,他想看见的人又出现在舱门处。未寻去而复返,她手里还拿着一个很大的盒子。她一直低着头,走到库洛洛面前,把那个盒子放下后,就走出了飞艇。

库洛洛一直看着她,等她走出他的视线后,他还盯着舱门看,看了很久,可惜这次她没有再回来了。

天快亮的时候,小z回来了,它一进舱门就看到了正在盯着这边看的库洛洛。发现他受伤了,小z又开始念叨,一边念叨,一边要来给他处理伤口。

库洛洛避开了它伸过来的手,说:“已经处理过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熬夜小说【aoyexs.com】第一时间更新《[猎人]愿者上钩3》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